您好,wuli法師歡迎你!

加入收藏 關于我們 廣告合作

頭腦的構建


頭腦的構建

人類可以對自己的思想進行構建,而且,他希望自己的頭腦成為什么樣子,最終就能夠將它建設成什么樣子。實際上,在我們生命的每一秒里,我們都在進行著“頭腦構建”的工作——不管我們是不是有意識地在進行這項工作。而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在進行這項工作的時候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是,那些能夠透過事物的表面現象看待問題的人們,已經開始著手嘗試著按自己的想法對頭腦進行構建了,他們正在有意識地成為自己精神的設計師。他們再也不會被別人的意見和看法所左右,能做到這些,他們已經成為了自己的主人。

他們能夠勇敢地向世人張揚自己,告訴人們:“我”才是主宰!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夠迫使那些低層次的能力和本領聽命于自己。這個“我”就是我們頭腦的君主,正因為這樣,我們可以說“意志”只不過是“我”的工具。

當然了,在這種說法的背后還有些別的東西:我們都知道“宇宙意志”要遠高于我們自己的意志,但是我們不知道的是,跟人們通常情況下想象的相比,我們的意志和“宇宙意志”之間的交流和聯系原要緊密得多當一個人成功征服了低層次的自我,開始勇敢地向人們說出“我”時,他就開始和宇宙意志建立起了緊密的聯系,而這種聯系,讓他開始享受宇宙意志的奇妙力量。

一旦一個人向世人宣稱“我”,并且因此“找回了自我”,他就已經在“自我意志”和“宇宙意志”之間建立起了一個緊密的聯系。雖然總有一天他會因為掌握了這種強大的力量而獲益匪淺,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須首先實現對自己的統治。

一個人努力想要得到顯赫的力量,可是與此同時他卻只不過是自己精神世界中最低等的奴隸——他根本不知道究竟哪一樣才是更重要的,想想你就會發現這有多么荒謬。但是這種荒謬并不少見有的人總是受控于自己的情緒、欲望、原始的本能,卻總想著獲得意志帶來的裨益。我并不想蠱惑你們都成為苦行僧,在我看來,那都是軟弱的表現。我只是在強調我們的自我控制力——這種能力是對“自我”的宣稱,這種宣言是凌駕于我們本身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之上的。

從更高級的視角來看,只有這個“我”是真正的自我,而其余的其實都是非我。但是在我們生活的空間里,我們是不會允許這種說法存在的,我們說“自己”這個詞的時候,指的就是作為一個整體的我們本身。只有當一個人具有了完全掌控自己的方方面面,尤其是那些次要方面的問題的時候,他才能夠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理直氣壯地向世界宣誓出那個頂天立地的“我

开心棋牌 互动中心 湖北11选五遗漏直选3 p2p个人理财平台 北京快3实时走势图 一分彩怎么玩能赢钱 北京快三全天免费计划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2008上证指数 五分彩是合法的吗 金盈有道配资 快乐10分技巧